果然巧克力最好吃了

萌新学生党一个,在尝试写文ing,若有可以改进的请多多指教啦😊

有点小失望

就是说,咱给雷狮道个谢呗?
虽说我理解雷狮可能不太在意这些,也理解好朋友(兼预言家)倒了都担心她,但说句谢谢的时间还是有的吧?之前问情报那段我已经脑补好金宝匆匆喊一句谢谢然后离开了,这回甚至没有给我脑补的空间。
这集感觉啥都讲了又啥都没讲,算是过渡集?(有点拖啊)
有用信息讲的很快,中间的裁判球找跑步机那段就显得很长了。哪怕不缩短裁判球的那段,你把其他内容做长一点啊!
难受,yysy期待了好久的第五集是目前观感第二差的一集了(仅次于重灾区第二集),希望之后能把活整出来吧。
还有,那个前情提要真心没啥必要,不至于过了一周就忘了之前在讲啥吧?
评分又降低了,看得我真心揪心,加油吧,七创社。


Q:假如穿越过去碰见了18岁的妈妈,你会对她说什么?

一直以来,辛苦你了。未来会有很多人爱你的

先生千古,国之功勋

就,挺难受的,看到袁老去世的消息。我是多么希望这次也是谣言啊。

我第一次了解到袁老是在小学的课本上《永远执着的美丽》。我那时候看着课文里写出来的一个个令我惊讶的数据,一件件令我敬佩的事迹,从那时我就觉得,袁老身上的美不是任何所谓的美女帅哥可比的。那是一种由内而外的执着之美,睿智之美。

他凭一己之力养活了十几亿人。

再后来,我从各式各样的文章中了解袁老与他的事迹

1964年,袁隆平先生开始研究杂交水稻

1973年,杂交水稻成功问世

2009年,杂交水稻亩产700公斤

2004年,亩产800公斤

2014年,1000公斤

2020年,杂交水稻在全国累计推广面积超过90亿亩,增产稻谷8.5亿吨。每年杂交水稻增产的粮食可以多养活约8000万人口。

谁又能想到这样一位令人敬仰的老者会喜欢拉小提琴;喜欢下象棋,输了会赖皮;喜欢打排球,感觉自己很强壮。

他是最年轻的“90”后。

这样一位执着又可爱的老人却总被污蔑,被埋没

他买个手机,暂住豪宅,目视奔驰,都被人诅咒,谩骂

我真想把那些吃着袁老种出来的粮食骂他的家伙们的心掏出来看看,是不是黑的

先生一生在田中劳作,他的努力成果,难道是喂给了一群没有良知,没有感恩之心的人吗?

在这个愚乐致死的年代

我没打错,就是“愚”乐

明星们的一举一动都牵动了多少人的心。随随便便一个“结婚”“分手”之类的消息就让那么多社交网站瘫痪。还真是被袁老喂的太饱了。某些人再把明星当成自己生活中多么重要的一部分,再怎么把明星当做神明敬仰,人家明星看过你一眼?你对于明星来说真的只是一个再不重要不过的人了,你却还去不顾一切地追捧ta,傻不傻。

我记得在官方发布袁隆平先生种植海水稻,开耕盐碱地的消息那天,我还疑惑怎么网上没人关心这事。后来我才知道,因为那天,一个叫景甜的艺人宣布分手了

一瞬间,八卦新闻席卷了全网

讲真的,艺人的感情生活,私生活,跟我们有什么关系?说难听点就是关你屁事?

占领互联网的总是那些无关紧要的人,真正的英雄却总被埋没。

我不认为我的三言两语能够改变些什么,只是希望袁先生这样的国之脊梁不会被埋没,不会被淡忘。我只希望人们在吃着碗里香甜的大米时能想起一个做着禾下乘凉梦,把沧海变桑田的老人,这个人叫袁隆平。

寥寥百字无法将我的悲愤与对袁老的敬意全数写出,唯有自己将他铭记心间。虽然马上就要中考了,我还是想把这些话写下来,不为别的,只为表达心中一份敬意。

在一个我们不知道的地方,一位老者在高粱那么高的水稻下乘凉小憩。一阵风吹过,扫把儿那么长的穗子轻轻摇动着,花生米那么大的颗粒相互碰撞着……

国士无双,千古留芳

袁老,一路走好

???马上就比赛了选手们却玩起了国王游戏???

大概是中王区革新,误会全部解开,原本关系不好的人见面还是会互相呛两句但不再带有敌意。drb照办但不再是竞争性质的设定


沙雕文,心血来潮,疯狂玩烂梗,欢脱迫害的爽文,人设和逻辑全被dice吃了,慎入


cp:你觉得哪两个像是cp那他们就是(来自不会写cp的屑作者)(有些我自己特别磕的我会打上tag)

――――――――――――

大家好,我是division rap battle主办方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员路人甲,主要负责接待各个选手


嘛,其实我的工作就只有带个路而已。


要说那division rap battle虽然不再是决定领土的比赛,却仍然是全国备受关注的盛事。而明天,正是第三届的drb开赛日。


在如此重要的大赛前夕,相信各支队伍肯定都在各自紧张的准备比赛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选手休息室中传来的亿阵笑声打断了路人甲的思绪


……个屁。


一切要从饴村乱数在休息室躺了一下午而感到无聊至极以至于他摇醒了在休息的幻太郎然后幻太郎去吓醒了正做着暴富美梦的帝统说起


“幻太郎――我好无聊啊――咱们去找别的队伍玩吧――”


“小生也正有此意……嘛,当然是骗――”


“当然不是骗我的!!!走啦~☆”


乱数不由分说地抓起幻太郎的衣袖,还顺上(误)了仍然沉浸在幻太郎刚刚吓唬他说他破产了的话中惊魂未定的帝统就往外走


“唉……”





“嗯?是谁啊……你们是Fling Posse?乱数?你们有什么事吗?”来开门的是山田一郎


“呀呀你好啊一郎~”乱数十分熟练地抱住了一郎的腰“来玩吗?来玩吗?”


一旁的二郎和三郎努力按捺着自己抄家伙的冲动


“乱数,你先放开我……玩什么?”


“来玩国王游戏吧!”


“啊……我就不来了……”


【饴村乱数】 向 【山田一郎】 使出了星星眼卖萌大法


阿宅 【山田一郎】 面对这一张漫画正太脸,Hp瞬间清空,再起不能(误)


眼看哥哥就要被拐走,二郎三郎瞬间追了上去


接下来,在mtc休息室门口,碧棺左马刻被乱数直接拖了出来,好队长左马刻在嘴上骂骂咧咧的同时还不忘在好队友入间铳兔满脸戏谑地看着他并打算关上休息室的门时一把把他也拉下了水。


随后他们迎面碰上了同样因为无聊而出来晃悠的波罗夷空却和白胶木簓,两位好队长听说要玩国王游戏时毫不犹豫地把自家队友也拉了进来。


最后的麻天狼看着自己休息室门口这整整15个人,五支队伍的阵仗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独步甚至直接触发了被动技能【社搐的恐惧】


一波三折后,我们的国王游戏队伍终于扩张到了最大呢!真是可喜可贺,可口可乐!





“哦哦!这局我是国王!”


恭喜有栖川帝统同志爆发了平时玩老虎机没有的运气,赢得开门红!(误)


“那……在座的每个人!――请给我钱――”


   ………………


“哈哈,dice没有好好听规则呢~”


“啊啊?不是说抽到国王签就可以要求别人做事吗?”


“要指定号码的哦”


“啊啊好麻烦,那么13号给我些吃的!”


饴村乱数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


他看了眼自己手里标着“13”的卡牌,摸了摸自己口袋里的最后一颗糖


好的,请看到这里的你冷静一下,别忘了,这是沙雕文,刀什么的不存在的


乱数一脸凝重地把糖放在帝统手心,像是在托付什么极为珍贵的东西。


“dice,带着我那份,活下去”随后,他剧烈的咳嗽起来,身子向后一倒。


“乱数!不――!”幻太郎一把扶住乱数,满脸悲痛“帝统,小生真是看错你了,没想到你居然想要乱数的命!!”


“啊……?!乱数?!我……”


其它division的众人看着这出突然上演的生死离别悲情戏码,满脸迷惑


神宫寺寂雷叹了口气“乱数君,不要开这样的玩笑”


刚刚还奄奄一息的乱数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啊啊――老年人真是无趣――”


“乱数???幻太郎???你们两个又骗我!!!”


“哈哈帝统反应很好玩嘛~”


当时矛盾解除后,神宫寺寂雷与天谷奴零两人联手造出了稳定乱数身体状态的药,让他再也不用时刻叼着那种特殊的糖了


“啊啊……真是吓死我了,赶快开始下一轮吧!”




第二局的国王是三郎


少年的目光扫过二郎、天谷奴零,还有左马刻这个总针对一哥的混蛋,似乎是想看透这三个人的号码是多少


“干……干嘛啊你”二郎被他看得发怵


“没什么,只是在想你这个低能的号码会是多少”


“你说谁是低能――”


端水大师山田一郎及时拦住两个弟弟,一人一个摸头杀,快速而熟练地解决了矛盾


三郎做出了决定“那么……8号公主抱着5号原地转三圈!”


“……草”左马刻看着自己手里的5号牌,骂了句脏话


入间铳兔在一旁憋笑憋得很痛苦。


“呀――零你是8号呀!”白胶木簓那极具辨识度的声音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想偷偷扔掉牌的天谷奴零脸黑了下来“……簓,你可真是我的好队友”


山田三郎,yyds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左马刻你也有今天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谷奴零一把年纪了能不能抱得动这个混蛋黑帮啊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们都给老子闭嘴啊啊啊啊啊啊!!!”左马刻瞪着笑得最欢的BB以及自己身旁的队友铳兔,觉得自己这辈子没这么憋屈过。


小马委屈·JPG


“噗”


“理莺?你也???”


“抱歉左马刻,小官只是觉得很有趣”


“哈啊?????!!!”


“好啦好啦!赶紧执行惩罚吧~☆”乱数脸上笑得灿烂,看到天谷奴零吃瘪的样子,心里爽的一批


惩罚还是要面对。众人看着披着厚重外套的天谷奴零笨拙地抱起左马刻,左马刻身上的煞气已经溢出来了。


众人看着这滑稽的一幕,憋笑憋出内伤。




第三轮,天道好轮回,左马刻是国王


他的目光几乎瞬间锁定了山田三郎


然后也立马受到了一郎的死亡凝视


可他碧棺左马刻是谁啊,yokohama一条街,打听打听谁是爹!他也毫不犹豫地瞪了回去


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战八百回合时,乱数打破了沉默“左马刻sama――提要求啦――”


“哦……那老子就大发慈悲地忍痛割爱把理莺给本大爷的那份特制饮料送给12号了!”


随后就可以收获一只被毒晕的伊奘冉一二三


“左马刻,其实小官那里还有不少……”


“咳咳!理莺,真的不用了,我……喝得很饱了”左马刻对于没抽到山田家的小鬼虽然有些可惜,但好歹处理掉了那杯追命饮料





之后,一直没说话的踯躅森卢笙抽到了国王


“啊……啊?是我吗?那么……”


卢笙不知道该提什么要求,一顿踌躇后掏出了自己顺手从家里带上的数学试卷,指着上面的压轴题说


“请14号回答这道题”


本来吧……这是个挺无趣的命令


但好巧不巧,14号是山田二郎。


诶呀这不就有意思起来了吗?


山田二郎他脸绿了!他怕了!他想逃了!


三郎见状一把抓住二郎“诶,二郎不是一直说自己不是低能吗?证明一下吧”


数学15分水平的山田二郎不想说话。


关键时刻还是一郎帮二郎解了围“踯躅森先生,我弟弟……不太擅长数学,能不能换个命题?”


“啊……这样啊……那就换成讲个笑话好了,不过数学不好可得好好补习一下啊”


“嗯,多谢了踯躅森先生”


“哥哥……”山田二郎终于松了口气,感觉一郎的形象更高大了


“不过二郎,你的数学是要好好补一下了”


“是……哥哥……”


“下一轮下一轮!”




“这局国王是谁?”


“哇――是你诶独步亲!”一二三比抽中国王的独步要兴奋地多,整个人直接扑在了独步身上


“兴奋什么啊你……那就……就……1号和2号拥抱一下吧……”


话出口的下一秒独步就开始道歉了


“啊啊……我在说什么啊啊……怎么能提这么无礼的要求果然我这种人的存在就是个错误吧我凭什么能……”


“独步君,老毛病又犯了哦”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一旁被点到的1号和2号――山田一郎和波罗夷空却倒是非常自然地拥抱了一下――两人本来关系就很好


十四对旁边的狱说“知道当时帮助了我的Yamada先生原来就是空却先生的亲友一郎先生到时候还挺惊讶的呢!”


“是啊,空却也该跟人家学学,做事沉稳一点啊”


“喂!你们两个!嘀咕什么呢!”


“啊啊没什么!空却先生!”


接下来的游戏中出现了饴村乱数亲情提供的左马刻和一郎吃pocky的场面――这个本来应该冒粉红泡泡的游戏被这俩人玩得硝烟弥漫。还有边上二郎、三郎、名古屋三人身上冒出来的杀气。




下一局是一郎抽到了国王牌


“啊,是哥哥!”


“一哥要出什么题啊?”


老二次元山田一郎不假思索地道“11号对着麦克风大喊‘あー!僕の電気くぃから!’”


当天入间铳兔高昂的声音传遍了整个酒店


左马刻快要笑翻了


后来又相继出现了独步和一二三脸对脸贴贴,寂雷对乱数举高高,白胶木簓被左马刻抽中并被使唤下去买酒等精彩的场面


甚至有“9号模仿十四的奇怪开场白!”这样的指令


十四听到后立马反驳了回去“那才不是奇怪!那叫视觉系!”


顺带一提,这个指令是十四的亲队长空却提出来的


随后便可以见到十四瞬间切换人格手把手给观音坂独步提供贴身教学的场面


“吾……吾乃观音坂独步!……然……然后……”


“哈哈独步亲,超可爱啊――”




“哦呀?这把咱是国王哦!”白胶木簓亮出牌来


“那就……17号挑战一口干了那听酒吧!”


“啊,我是17号……”神宫寺寂雷翻出了卡片


他的话还没说完,原TDD的另外三人、麻天狼的另两人几乎同时瞳孔地震大喊出声


不行!!!!!!!


―FIN―

背负·帕洛斯篇

00.


也曾天真,也曾信任


在遍体鳞伤后悟出


生存即正确


01.


街边那个扎着脏辫的小乞丐一直是一些人的泄愤工具。


不良青年们会把他堵在街角,打他,抢走他所有的食物与钱;无能的警卫接到什么盗窃案件后总把罪名按在他头上就草草结案;孩子王会把可口的饭菜踩得认不出它原本的样子,然后摁着小乞丐的头,大喊“吃啊!吃啊!!”


这些事情发生时,总不乏看戏,起哄,叫好的人。


但从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助过那个小乞丐。


对于小帕洛斯而言,这个世界是没有光的。


02.


那是一个阴云密布的下午。帕洛斯怎么也想不到,他生命的转机会出现在如此一个阴暗的日子。


那天,帕洛斯又被一群混混围了起来。


“小子,上次跑得挺快啊”


帕洛斯惊恐地环顾四周,身体不住地颤抖,想要寻找逃跑的路,可他所有的出路都被几个人高马大的青年堵住了。


“钱呢?”


“我……我真的没有钱了……”


“没钱?那你就给我们当沙袋好了!!!”


小帕洛斯忍不住哭了出来 ,可这却让混混更加变本加厉。


“哭?哭!哭吧!使劲哭!”


沉重的拳头一下一下狠狠地砸在孩子弱小的身体上。吼叫声、殴打声、惨叫哭喊声不断传出,周围起哄叫好的人越来越多,路过的警卫也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别打死了”


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助帕洛斯


不远处楼上的窗户被推开,一个年轻的女子探出头来,她的声音尖锐的刺耳


“打!打的好!打死这个该死的贼!谁让他偷我的首饰!可贵了!!”


“不……我没有……”


“小子,还敢顶嘴?!”


“住手!!!”


一个披着黑斗篷的青年突然出言打断了这场闹剧。那青年的容貌隐藏在兜帽下,身形并不强壮,似乎是路过的旅客,而非本地人。


03.


“哟,大圣人啊”


周围一片哄笑


“喂小子,你知不知道,这里是爷的地盘!不想挨揍,就快滚!!”


“……”


“那小混蛋就是个盗窃惯犯!他才偷走了我的首饰!挨揍活该!”窗台上的女子又开口了


“……你的首饰?是这些吗?”青年调出一张图片


“!是的!就是这些!难道……是你偷的?!”


“我昨晚再街角捡到的,已经交给警察了。不过看样子他们并没有物归原主啊”


“……切。”女子愤懑地关上了窗户不再说话


“……小子,你就是想挨揍是吧!”被无视许久的混混头子不爽了,大吼一声就抡起了拳头


黑衣青年看见这不带丝毫技巧的攻击,轻而易举地躲了过去。


没有正经战斗经验的混混哪能料到这,一时间愣住了,给了黑衣青年反击的时间。


青年飞起一脚狠狠地踢在混混腹部。混混直接被踢翻了过去。他怎么也没想到面前这个瘦弱的青年居然会有这样的力量。


那青年也不恋战,并未追击。混混捂着被踢的地方爬起身,回头瞪着一众小弟怒吼“都他妈愣着干什么!都给老子上啊!!”


小弟们这才反应过来,蜂拥而上。青年不想在此多做纠缠,便灵敏地绕过他们,冲到帕洛斯面前,一把捞起他,逃离了这里。


“站住!!!”


“老大……”


04.


“那个……谢……谢谢您救了我!!!”


“啊,不必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青年摸了摸小帕洛斯的头


“我得走了,你……保重。”


“请……请等一下!!!”


“嗯?”


“我……我能跟着你吗?”


“……”


“我……我会,派上用场!绝对不会给您添麻烦的!!!”


“……你看这个”青年没有回答帕洛斯,只是从斗篷下取出一个精美的银盒打开。帕洛斯惊异地发现,盒子里放着的,居然正是刚刚女子丢失的昂贵首饰。


“怎么会……是你偷的?!”


“如你所见,我可是个真正的窃贼啊。怎么样,你还要跟着我吗?”


“我……我……要!只要能离开这里!”


“哦?那么,今后就请多指教了,帕洛斯。”


“嗯!”


帕洛斯沉浸在满心的欢喜中,却没有看见青年脸上转瞬即逝的,计谋得逞的坏笑。


青年并没有一个稳定的正经工作,他依靠盗窃为生。而帕洛斯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他的助手。青年对帕洛斯很好,从不打骂他,还会给他饭吃。二人的生活虽依然饥一顿饱一顿且充满危机,但帕洛斯有了信赖的同伴


能拥有这样的生活,小帕洛斯已经很满足了。


05.


“帕洛斯,明天……我们去偷最后一次东西吧。”


“最后一次?什么意思?”


“你看这个。”青年递给帕洛斯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各种详细的盗窃计划。纸的中间画了一个黑色的正方体盒子


“一个……盒子?”


“这盒子里的宝贝可是价值连城,做完这一单,咱们就卖掉它,买一个新身份。这样就再也不用挨饿,受冻了”


“真的吗?!”


"你相信我吗?”


“嗯!”





在青年“缜密”的计划下,他们还是被发现了


“给我搜!一定要找出那两个该死的贼!!!”


“是!!!”


“怎……怎么办,被发现了……”帕洛斯满心的恐惧


“快跑!”


青年带着帕洛斯在建筑的夹缝间穿梭,耳边无人机的机械声、警铃声,警卫们仿佛就在身后的脚步声,警卫长的怒喝声不绝于耳。


帕洛斯不住地颤抖,内心被恐惧和绝望充斥。


两人终于找到一处可以喘息片刻的落脚之地。帕洛斯不断大口呼吸着,想要平复自己的心情,却失败了。


“帕洛斯”


“啊?”


“我们得分开行动。”


“什么?”


“你保管好这个东西,我去引开他们”


“不行的,我害怕……”


“帕洛斯,我们会远远的离开这个鬼地方,再也不用干这些偷鸡摸狗的勾当。”


“……”


“到时候,我们卖了它,买个新身份,到别的星球去,重新开始”


“你就再也不用饿肚子,受谁的欺负了”


“真 真的吗,这盒子里的东西,真的这么值钱吗,它到底是什……”


青年猛地打断了帕洛斯打开盒子的动作。


“帕洛斯。”


“……啊?”


“你听好了,去三号港口,那里会有船来接应你”


“他们肯定还在附近!继续找!”警卫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快走!我来引开他们!”


相信我!”


“我们要一起活下去!!!”


“嗯!”


06.


“船……不应该再三号港口吗……”


“那是……二号港口……你怎么会在那里”


“等等!我在这!我还在这!!!”


“别走――!!!”


盒子落在地上,打开了


里面空空如也


“不,不可能……”


“救我――!!!!!”


可回应他撕心裂肺哭喊的,只有无人机冷冰冰的声音“发现可疑目标。”


“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留我一个人……为什么……”


对于一个人来说,最痛苦的,便是在离开一个深渊后,又被人狠狠踹进另一个地狱


更何况这么做的,还是自己最信任的同伴。


就这样,帕洛斯成了宇宙通缉犯


只有七岁的,宇宙通缉犯


07.


帕洛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三号港口的,脑中只剩下了生存的本能。


他没命地奔跑着,双腿早已没了知觉。警卫的怒吼萦绕在耳边。他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跑


又或他早已无处可跑。


“救救我……带我走……”


“你要我带你离开?但我们商人可不做亏本的买卖。”


“我会……派上用处!”


“哦?那你安分点,别给我们添麻烦。”


帕洛斯被路过的商船救了。


他知道,船长也不过是利用他,想通过他找到那颗本在盒子里的,价值连城的元力石。


但他活下来了


“我要活下去……靠我自己活下去!!!”


“喂,你说老大为什么让宇宙通缉犯上船啊”


“切,七八岁的臭小鬼有什么好怕的”


“老大说了,等东西到手,就把他丢下去喂鱼!”


“那个小鬼,整天抱着个空盒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空盒子?”


“……呵”


他们不知道的是,那盒子里装着的,是帕洛斯那颗早已千疮百孔的心。


08.


【活下去】


“听说那个帕洛斯,跟海盗里应外合,洗劫了有恩与他的商船呢!”


“……有恩与我?呵。”


【我一定要活下去】


“帕洛斯!我当年也是走投无路啊!!你就饶我一命吧!”


“……哼”


手起刀落,毫不犹豫。


“你觉得,我还会再相信你吗?”


“……”


那早已身首分离的人自是已无法回答他的话了


【无论怎样】


“帕洛斯,既然你要投靠我们,就把你的满嘴谎话缝起来!老老实实给我们卖命!”


“我绝对不会背叛你”


【只要能活下去】


“……帕洛斯!你居然……呃咳……”


“不存在什么背叛,只是忠诚过了期而已”


【我只要能活下去】



“我对你所谓的忠诚没兴趣,也不在乎你的话是真是假。”


“……”


“你只要记住,背叛的代价,就是这个。”


“……当然。我绝对,不会背叛你。”


【重要的,不想失去的,也就只有自己罢了】


09.


欺骗,背叛。


这成了刻入帕洛斯骨髓的生存之道。


他在这条黑暗而看不到尽头的生存之道上不停地奔跑。他不敢停下,不敢回头,害怕这丝毫的松懈会使他丢掉性命。


他不断逼迫自己在这条路上前行


直到


来到悬崖边上,再也没有其它退路。



“重要的,不想失去的,也就只有自己罢了。”


【可是现在的你,还保护得了自己吗?】


帕洛斯握紧了黑暗徽章。





元力禁锢球中,帕洛斯看着面前倒下的雷狮,心中升起一股扭曲的快感。


有时候,帕洛斯还挺羡慕雷狮的。


这可不是谎话。帕洛斯内心深处羡慕着雷狮,羡慕他有实力能在这恶心的世界打出自己的一片天地;羡慕他有能力保护他重视的人或物;羡慕他身上帕洛斯所没有的那一份骄傲。


帕洛斯又在内心深处憎恨着这种羡慕。


羡慕与憎恨交杂,再加上那积郁已久的痛苦与仇恨,以及他那被黑暗徽章缠绕的内心,最后生成了一种扭曲的欲望:他要将雷狮的那份骄傲


狠狠碾碎


殴打,羞辱,帕洛斯描摹着曾经伤害自己的人们的所作所为,将内心十年的怨恨全数发泄在雷狮身上


但他没想到,这一切都打不倒雷狮;他没想到,雷狮会说


你连自己,都没有了!


……


是啊,他终究没有守住自己。


10.


“真糟糕……一冲动就冲上来了……这真不像我会做的事”


帕洛斯站在强大的黑暗力量前


下方,是正在苦战的众人。银爵的力量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他知道,再这样下去,他们赢不了。


面前,是他曾经梦寐以求的强大力量。只要一伸手,就可以得到。


他知道这力量会让他丧命。


但他不后悔。


【重要的,不想失去的,只有我自己】


原来这也是假话吗。


曾经的痛苦、仇恨,在此刻 支离破碎


“你说得对,这份力量是个机会”


“它会把我变成怪物,没有自我,没有自由的怪物”


“它会挖空我的灵魂,让我一无所有”


“然后,也多亏了它”


我看到了心底真正的渴望


爆炸的前一刻,帕洛斯内心释然了。


他最后看了一眼海盗团的三人,记忆中的序幕闪回


“快过来啊帕洛斯!等你好久了!”


“帕洛斯。”


从今天起,让我们的恶名响彻整个宇宙吧!


“……”


我们就是,雷狮海盗团!


……


呵,突然,好想再耍耍那条蠢狗;突然好想再调侃一下冷漠的小军师;突然好想,再叫一句“老大”。


爆炸声响起


一切最终归于寂静。


【骗徒不堪的一生结束于一场绚烂的烟花之中】


11.


曾天真,曾信任


曾为生存摒弃一切


遍体鳞伤,漂泊无依后


最后骗徒找到了真正的归宿。


――――――――――――――


不知道写没写出想要的感觉,感谢你能看到这里!

拜托给个小红心小蓝手!

如果能有评论就更好啦!

谢谢!!!

背负.雷狮海盗团篇(上)

也可以说是我对他们的理解,我个人对他们的个性、执念、责任的理解,由此得来的故事

(内涵大量角色的过去捏造)

因为真的被海盗团虐到了,所以先写他们

――――――――――――――

雷狮.

00.

他是出身高贵的雷王星三皇子

他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海盗团老大

他是积分排行榜第三位的强者

他是一个喜欢吃地龙树串捕树菇的烤串爱好者

他是一个会保护弟弟不受欺负的哥哥

他是那个敢于与所谓的“命运”抗争,敢于以万钧雷霆劈开枷锁的雷狮

01.

雷狮很小的时候,人们并不会称他为“雷狮”,而是叫他“布伦达”

“布伦达,这是你的名字,知道了吗,我的孩子”

还没有断奶的小家伙自然是听不懂她的话,只是看着自己的母亲,笑得一脸明媚

女子温柔地笑笑,轻轻哼起了童谣

“孩子,过来”

“嗯?怎么了母亲?”

“你以后的名字,叫雷狮”

“……啊?”

“你以后,不再叫布伦达,你的名字,是雷狮”

“为什么?母亲?”

“那是你身为皇族的名字,雷狮”

被承认的皇族,雷王星三皇子,未来雷王星的继承者,雷狮

“哦……”

那时候的小雷狮还不知道,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只知道,成为“雷狮”后,他住到了皇宫里。

直到他慢慢地发现,人们对“布伦达”和对“雷狮”的态度是不一样的

在人们眼中,“布伦达”顶多是一个普通的名字,甚至是一个未来可能会被贵族们唾弃的名字

但当它变成了“雷狮”,虽然这两个名字都属于同一个人,但意义就完全不同了。“雷狮”是尊贵的雷王星三皇子;“布伦达”什么都不是

人们会对雷狮俯首称臣,为讨得“三皇子殿下”欢心,但没有人知道,他们弯下腰时,隐藏在阴影里的脸上是什么表情

能看到的,只有他们抬起头时,脸上标准的微笑

“真假”长大了的雷狮如此评价

但在这幽暗的皇宫里,谁不是一直戴着面具生存的呢?他自己,何尝不是面对什么都要“微笑、点头”呢?

小时候,一个贵族子弟失手打碎了小雷狮珍藏已久的船模,小雷狮因此闹了一场,却招来了一顿说教,告诫他不可以因为“这么一点小事”而“有失皇家风范”

只要“微笑、点头”就好

只要体现出皇族的优雅高贵就好

只要在人前表现出身为皇族的能力与实力就好

“三皇子雷狮”习惯着这一切,又在内心深处唾弃着这华丽的枷锁

03.

“他是我们的弟弟?”雷狮这么问的时候内心是带着希翼的,因为在这冰冷的皇宫中,根本体会不到“亲情”

皇兄似乎是对这些“皇宫生存法则”适应地最好的人,甚至有点乐在其中,乐于“被关在金笼子里”,这也是雷狮最看不起他的地方。而雷蛰觉得雷狮太过幼稚可笑

至于一出生就叫“雷伊”的二皇姐,雷狮觉得她至少比皇兄要值得尊重得多,但两人之间绝说不上有什么“姐弟情”

还有父皇,呵,日理万机的雷王,一日能见一面可就是“三生有幸”了

他的内心会有一点希翼,会希望这个还未受皇宫法则污染的“弟弟”能是他的弟弟,而不是“皇弟”

“别忘了雷王星的规矩,布伦达”

雷王星的规矩……又是这个

雷王星,就是在这样的“规矩”层层束缚下的一个巨大兽笼

但是雷狮知道,他现在还没有力量破除这些束缚。

04.

像是着了魔,明知“雷鸣”不被承认,雷伊的话无疑是警告他“他不是我们的弟弟,他与雷家毫无关联”,但雷狮还是背着长辈偷偷溜出去找那个戴帽子围围巾的少年了

“喂!”

雷狮很少出宫,更没有来过厄流区,第一次前来花了不少时间才大概摸清了地形,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所寻找的目标,当然很是兴奋

“你是……雷鸣!对吧!”

眼前的少年在听到他的呼喊声后眼中满是惊异,但在听到“雷鸣”后,眼神中有一丝厌恶与恐惧一闪而过

心思细腻的雷狮当然捕捉到了这个眼神

不喜欢这个名字吗

“三皇子殿下”

不知为什么,雷狮不喜欢听他这么称呼自己

“三皇子殿下,有什么事吗?”

“你不喜欢雷鸣这个名字吗?”

“……?”

“喂喂,别不理人啊!”

“三皇子殿下还是请回吧”

“……哈啊??”

“以您的身份,还是不要和我扯上关系为好。”

“毕竟,您是被认可的皇族,这里不符合您的身份,您与我扯上关系也不符雷王星的规则”

规则……

雷狮还没来得及阻拦,眼前的小少年便迅速跑开,消失在了厄流区深处。

05.

并不熟悉那里的雷狮没有继续前进,否则肯定会迷路。他回到皇宫,想着小少年蓝色的眼眸,咬了咬牙,向大殿走去

“父皇,您为什么不肯承认雷鸣的身份?!”

“雷鸣?雷狮,我记得我说过,雷王星,没有叫雷鸣的皇族!不要再来提他了!”

“可是他明明是我们的弟弟!明明身上也流着雷王星皇族的血!”

“不,雷狮,他是你姑母所生下的私生子!不配冠以雷王星皇族的身份!”

“这是雷王星的规则!!”

规则……又是规则!

“明明流着同样的血,被认可者一步登天,不被认可者跌落谷底后还要狠狠地落井下石,这就是雷王星的规矩吗?!是谁定下的这所谓的规则!!”

“够了!他不被接纳,也是七神使的旨意!”

“七神使……”

这是个神即正确的世界,雷王星的所有枷锁,雷狮从小被灌输的所有“规则”,全都来自七神使。整个雷王星其实根本不掌握在皇族手中,而是完全被七神使玩弄于股掌间

雷王星的命运,完全由七神使决定。

“雷狮!记住!不要对那些人产生多余的怜悯!”

“父皇……七神使……就一定是对的吗”

“……你说什么?”

“我说……七神使就一定是正确的吗?!您真的甘心被人完全掌控,被拘束于这小小的一隅吗?!”

“住口!!!”

“可是父皇!”

“够了!雷王星……就是在神明的掌控之下……这是一种荣耀!”

荣耀?可父皇……您的语气里……明明透着无奈与不甘啊……

“你退下吧。”

“……是”

七神使制定的规则……就一定是正确的吗?

06.

第二天,雷狮又偷偷跑到了厄流区,这次,他给那个瘦骨嶙峋的孩子带了些甜点

“三皇子殿下,您!”他对于雷狮的再次到来很是惊讶。

“呼,原来你住在这里呀!可让我好找!”

“您怎么……找到这里的”这可是厄流区深处啊!一个只来过两次的人,是怎么在这错综复杂的“迷宫”里找到路的?!

“这个啊,来的路上收拾了几个混混,他们给我指的路!”

“……”

“不说这个了,雷……”想起少年对雷鸣这个名字的厌恶,雷狮硬是把“鸣”字咽了下去,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卡米尔!”

“哦哦!卡米尔!很好听的名字啊!”

“好……好听?”

“对了!卡米尔!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这是……甜点?给我带的?”

“没错!快尝尝看吧!看你都瘦成啥了!”

“是……多谢三皇子殿下!”

“……”

“……?”卡米尔内心开始惶恐了,不知道为什么雷狮不说话,只怕自己犯了什么错,已经准备给自己所犯下的不知道是什么的错道歉了

“我说你呀……”

“是!三皇子殿下!”

“别那么紧张嘛,这又不是那个死气沉沉的皇宫”虽然也好不了多少

“三皇子殿下,您没生气?”

“我为什么要生气?我刚刚在想……你以后别叫我三皇子殿下了!”

“……???啊?”

“你叫我大哥吧!”

“???可这……”

“不要跟我说什么规不规矩!管他什么规则!你是我弟弟!管我叫哥哥天经地义!”

我是……三皇子殿下的……弟弟?

“大……大哥……”

!!!

ohhhhhhhhhhhhh――

雷狮现在脑内循环播放四个大字

我! 当! 哥! 啦!

07.

雷狮有了“弟弟”,有了“亲人”,卡米尔有了“大哥”,有了要穷尽其一生追随的“光”

有人胆敢欺负卡米尔?那他们要做好被雷狮胖揍一顿的准备

有人胆敢算计雷狮?那要看他的心思能不能逃过卡米尔那双与年龄不符合的深邃眼眸。

雷狮发现卡米尔特别喜欢吃甜点,卡米尔则看出雷狮对“烤串”这种食物特别感兴趣

就这样,过了三年,到了雷狮十三岁生日那年

“三皇子殿下,陛下召见”

“知道了”要找他干嘛?

“雷狮,这次叫你过来,是为了问你……”

“你是否愿意接替父亲,成为雷王星的王?”

“什么?”

“雷狮,你比你的哥哥更加优秀,也该承担起你身为皇族应该承担的责任。你是雷王星命定的王。”

“……”

“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明天,你来给我一个答案。”

“……父王,是谁命定的这个皇位?”

雷皇没有回答他 

但答案不言而喻。

雷狮从大殿里出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他的小军师

“那大哥想不想要这个皇位呢?”

“不想!一点都不想!”

我不想和父王一样被束缚在那个小小的王座上

“那就拒绝好了”

大哥想要做什么,我永远都会无条件支持

“要不……明天我们一起离开吧!”

“离开?”

“对!离开这个鬼地方!雷王星太――小了!我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去征服星辰大海!”

同时……也要去击败那些掌控了雷王星的人!要破除这里的枷锁!

“……星辰大海……是!大哥!”

08.

那么雷狮,你的答复呢?

“我的答案是……没兴趣”

“雷狮!这可不是能开玩笑的事情!你最好想清楚了!”

“没什么好想的,父皇。您那个位置,还是留给做梦都想要的皇兄吧”

“雷狮,你……”

“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也正好把你逐出雷王星了!”

“就算你不说,我也会离开的。”

“雷王星,实在是太小了”

  ……

看着雷狮远去是背影,雷王轻叹一句

“原谅我吧,我的孩子……”

小狮子要启航了啊

对不起,孩子,我给不了你想要的自由

对不起,孩子,你要自己面对未来的所有困境

对不起,孩子,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雷王知道,雷狮不甘于被七神使掌控

雷皇知道,自己让雷狮启程,其实也是把整个雷王星的责任,压在了雷狮的肩膀上

铁链终是锁不住雄狮,去吧,去冲破那些桎梏吧。

再见了,我的孩子。

从小就被人们捧上云端的小王子嗤笑一声,从王座上一跃而下,去追寻梦想中的星辰大海了

09.

组建雷狮海盗团,在宇宙中叱诧风云

可他在离开雷王星后真的如愿以偿“自由了”吗?

并没有。

来自雷王星与七神使的追杀接连不断,七神使不会允许一个日后可能会成为威胁的存在继续活着。

在一次次与神使的对抗中,雷狮知晓了更多“神”与雷王星之间的秘密。

他决定孤注一掷

“大哥,下一次的行动……”

“取消掉吧”

“取消?”

雷狮看着不知是谁送来的地图,上面标出的所有路线全都指向一个地方:凹凸星

“我们下一站,去凹凸大赛。”

等着吧,那些自以为是的神明们,我会彻底击碎你们所定下的“规则”。

10.

他的内心仿若雷霆万钧,永远不会被击倒

他会同雄狮一般击碎所有的枷锁

他是 雷狮 。

卡米尔.

00.

卡米尔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告诉他

“卡米尔,你还有个名字,叫雷鸣”

“诶?为什么?妈妈?”

“因为啊……妈妈,也曾是皇女呢”

“可是我还是喜欢妈妈叫我卡米尔!”

“卡米尔……好,但是卡米尔,你要记住,雷鸣比卡米尔,尊贵得多”

“啊?为什么?不都是我吗?”

“未来,你就懂啦……”

01.

母亲去世前,母子俩虽然过得并不富裕,但好歹自给自足,过得也挺开心。

可世事难料,有时,坏事就是发生了,没有一点点前兆,就出现了

卡米尔母亲的病逝,就是如此

母亲去世那天,卡米尔哭得撕心裂肺。那天,他失去了这世上他唯一的羁绊与依靠。

没有了母亲,年幼的卡米尔只好沦到厄流区生活

厄流区,生存为先的地方,杂乱无章,为流亡之徒苟活的地方。是个人都不会愿意住在那种地方。

可卡米尔别无选择。

02.

母亲临死前,曾给卡米尔留过一句话

“卡米尔……我……死后……去雷王星吧……以雷鸣……的身份……希望……他会念在……旧情上……接纳你……别……哭……妈妈……对不起你……”

“妈妈!您……您别说话了!”

“不要走!妈妈!不要走!”

“我不能没有妈妈!”

可是脸色苍白的她只是留下了最后一抹微笑

卡米尔收拾了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行囊,踏上了前往妈妈所说的雷王星的路。

“我们雷王星,没有叫雷鸣的皇族,现在没有,以后更不会有!”

“不被认可的的存在,不配冠以皇族的称号”

“退下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啊啊……妈妈……看来“他”并没有像您说的念在旧情接纳我啊……

“雷鸣”比“卡米尔”尊贵

可惜“雷鸣”被彻底否认,“卡米尔”则饱受欺凌。

03.

卡米尔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厄流区,一路上不忘躲着那些以虐待为乐的疯子。

他裹紧单薄的布料,蜷缩在厄流区深处的角落里,反复确认四下无人,才敢稍稍放松,轻轻合上了眼睛

可他略微一放松,饥饿感便翻涌而出,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都在告诉身体的主人“我们太累了!我们要补充能量!”

可在这厄流区,哪来的吃的。有时候能捡到一点点可以下咽的东西就已经够幸运的了。

睡吧……睡着了就不饿了……

卡米尔强忍住饥饿感,强迫自己入睡。

夜,很静,静得使人害怕

夜,很长,长得使人绝望

卡米尔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迎来自己的光

他更想不到,把他拽出黑暗的那个人,很快就会冲到他面前。

04.

三皇子的出现完完全全在卡米尔意料之外

他怎么也想不到贵为皇子的他居然会来厄流区,更意外的是,居然还是来找自己的

“喂!”

“你是……雷鸣,是吧?”

“……”不,雷王星……没有雷鸣

卡米尔讨厌这个名字,同时也惧怕这个代表了“皇族”的名字。

尚且年幼的卡米尔没有完全隐藏住这种情绪,眼神中一闪而过的厌恶与恐惧没有逃过雷狮的眼睛。

“三皇子殿下,您有什么事吗?”

“你不喜欢雷鸣这个名字吗?”

!他是怎么知道的……该不会……我刚刚表现出来了?

“三皇子殿下还是请回吧”

“……哈啊?”

“以您的身份,还是不要和我扯上关系为好。”

“毕竟,您是被认可的皇族,这里不符合您的身份,您与我扯上关系也不符雷王星的规则”

听完我这句话,那位三皇子好像有点愣住了,乘着这个时候,赶快走吧。

不管他是来干嘛的,都不要与皇族扯上关系。

05.

这位三皇子比卡米尔想象的要厉害,居然能找到厄流区深处。

呃……好像还教训了几个混混?

不愧是三皇子啊,身手了得。

“你叫什么名字?”

“……?啊?”

“你不喜欢雷鸣这个名字,不是吗?”

“嗯……”鬼使神差的,卡米尔居然如是回答了

“那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卡米尔!”

“卡米尔?很好听的名字啊!”

好听……?这个被世人所唾弃的,私生子的名字?

“对了卡米尔,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甜点?给我?”

卡米尔一直很喜欢吃甜点,小时候甜点对他来说甚至可以说是少见到极致的珍宝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甜点,重点是带来甜点的人还告诉他“这都是给你带的”

“三皇子殿下……”

“我说你啊”

“三皇子殿下!我在!”

“别那么紧张嘛,我是说,你以后别叫我三皇子殿下了!”

“啊???”

“你以后叫我大哥吧!”

“可是……”

“不要跟我说什么规不规矩!管他什么规则!你是我弟弟!管我叫哥哥天经地义!”

卡米尔对上雷狮那对明亮的紫眸,仿若真的在里面见到了星辰大海。

“大……大哥”

妈妈,您看到了吗,我遇到“光”了。

06.

卡米尔把自己关在黑暗中,雷狮则是那一束光,直照进卡米尔心中。

可在黑暗待久了的人,会觉得这光太过耀眼而无法接近,会格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光。

所以卡米尔成为了雷狮的“军师”,雷狮是他的君王。

雷狮所说的所做的,不会有错,大哥的意志,就是卡米尔的“圣旨”

卡米尔从不在意什么“神旨”,也不会去在意什么“海盗团”,对于他来说,他重要的,拼尽全力也要去保护的,只有大哥。

卡米尔一直非常自然地认为自己比雷狮低一级,认为自己与雷狮之间是臣子与君王的关系;他不知道,在雷狮看来,他们是平起平坐的兄弟。

“你还是不懂”雷狮常常这样说

卡米尔对自己的头脑还是有信心的,可他一直不知道,雷狮想让他“懂”什么。

07.

“你什么时候才能认可自己!雷鸣――!!”

雷鸣。

一个尘封许久的名字

认可……自己?

卡米尔松开了黑暗徽章

全身的剧痛消失,卡米尔坚持不住了,扑通一声倒下。

“雷王星……没有雷鸣……”

“你早就离开那个鬼地方了!”

“那些腐朽的规则,我们,全都扔掉了!”

“你,为什么要一再否认自己!”

大哥……

卡米尔对大哥想让他“懂”什么好像有点头绪了。

瞎画摸鱼.JPG

老福特滤镜真会画画